欢迎访问 天津英华国际学校官方网站

HOME/教师介绍

教育经验

标题 什么叫“最好”:自己和自己比 日期 2009.04.20

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作家,但后来却当了教师。实话实说,参加工作最初几年,我是想过离开学校去报社、去电台、去电视台的,之所以没有走,学生的依恋当然是一个重要原因,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“没门路”。直到参加工作三年后的1985年,我还偷偷地去报考过电视台,只是因为没有被录取,我才死了这条心。

既然只能当教师,那么悲悲戚戚也是当,高高兴兴也是当,我当然选择后者!怎么才能高高兴兴呢?我就多想孩子们可爱的地方,尽量把课上好,尽量和他们一起玩儿,这样孩子们也越来越爱我了。每天生活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中,能不高兴吗?也许有人会问:“难道就没有让你头疼的学生吗?”有呀!怎么可能没有呢?但我换一种眼光去看这些让人头疼的孩子,我便不再头疼了。换一种什么眼光呢?那就是“科研”的眼光。我把教育上通到的每一个难题,比如:班集体建设、“后进生”转化、早恋、作弊等等,都当作科研课题来对待,把每一个“难教儿童”(这是苏霍姆林斯基对“后进生”的称谓)都当作研究对象,心态就平静了,教育也从容了。每天都有新的发现,每天都有新的领悟,每天都有新的收获,因而每天都有新的快乐。

那时候,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么多的“头衔”,不过就是想做一个“最好的教师”而已:踏踏实实上好每一堂课,仔仔细细批改每一本作业,认认真真对待每一次谈心,开开心心组织每一次活动(郊游、野炊等),我高兴,学生也快乐。做这样的教师,多么有意思!

不是没有过挫折,不是没有产生过烦恼,但有一个信念支撑着我:只要我的心和学生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,只要我的人格丰碑深深地铸进学生的心灵,我就无往而不胜!也曾遭到非议和误解,因而也有过灰心丧气的时候,但每当这时,我就问自己:我是为谁而工作?为同事的好评吗?为校长的表扬吗?为奖金吗?为职称吗?这些对于我来说当然也重要(可见我也并未“脱俗”)但如果这些与学生的评价产生了冲突,我心灵的天平指针首先倾向于学生一边,在我看来,一个教师是否“最好”,首先应该看学生的评价。教师因为学生而存在,我当然也是因我的学生而存在。

所谓“最好的教师”,不是与我敬仰的于漪、钱梦龙、魏书生等老师相比——他们的人格、学识、能力乃至天赋,我是永远无法企及的,比也白比。但我可以和自己比呀!也就是用今天的“李镇西”与昨天的“李镇西”相比——我今天备课是不是比昨天更认真?我今天上课是不是比昨天更精彩?我今天找学生谈心是不是比昨天更诚恳?我今天处理突发事件是不是比昨天更机智?今天我组织班集体活动是不是比昨天更有趣?我今天帮助“后进生”是不是比昨天更细心?我今天所积累的教育智慧是不是比昨天更丰富?我今天所进行的教育反思是不是比昨天更深刻?今天我面对学生的教育教学建议或意见是不是比昨天更虚心?我今天所听到各种“不理解”后是不是比昨天更冷静?……

每天都不是最好,甚至每天都有遗憾,但每天都这样自己和自己比,坚持不懈,我便不断地向“最好教师”的境界靠近。或者干脆“骄傲”一点说,同样是教师,今天的李镇西和25年前的李镇西相比,可以说是“最好的教师”了。当然,和明天相比,和未来相比,今天的李镇西又不能算是“最好的教师”,不过不要紧,我还会继续自己和自己比,反正“做最好的教师”是我永远的追求,直到我教育生涯的终点。

上一条 对孩子学习的教育:要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
下一条 什么叫“最好”:最好是相对的